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茅盾《蚀》三部曲搬上大银幕
2015年07月09日 10:57

  

《蚀》之《江枫渔火》剧照。

  导演郑大圣

  “这是今年我看过的最好的国产片,这个制作人太牛了,太能‘抠’了!”这是电影导演梁山在上周日刚刚成立的“海上电影沙龙”上的感叹。这个由上海电影家协会和上海电影评论学会发起的沙龙成立仪式首日,来自行业内的会员们在国泰电影院观摩了由郑大圣导演的系列电影《蚀》之《江枫渔火》。之后就影片展开讨论的主旨分为两部分,一是关于电影艺术本身的处理,二是关于这样一部电影如何进行推广营销。而每位发言者言必提及一句话——“这部电影的成本太低了!”

  两年前,作家出版社启动一系列将库存版权文学作品转换为电影的项目,郑大圣受作家出版社委托,接下了茅盾《蚀》三部曲的改编拍摄工作。电影由作家出版社与央视电影频道共同出资,三部曲被改编为五部90分钟左右、剧情相对独立而又具有一定连续性的影片。电影频道曾经播放了第一部《春风桃李》,刚刚过去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进行了一天连续五场的放映,这是导演心目中最理想的电影与观众见面的状态。不过因为小众的文艺题材和连续五部的体量,加上小成本制作又几乎不具备任何的明星和卖点,该系列电影尚未找到发行的途径,甚至在电影完成后一年,导演还在筹措一笔钱来进行影片的后期调色。“我现在就是尽力争取每一次放映的机会,因为电影每多一次被人看到,才算被激活一次生命。”郑大圣说。

  以人物为纲

  重新梳理茅盾处女作

  《蚀》三部曲成篇于上世纪20年代,是作家茅盾的处女作。《幻灭》、《动摇》、《追求》三部中篇小说以大革命前后小资产阶级知识青年的思想动态和生活经历为题材,讲述了那个时代青年人在大时代中的浮沉,以及不断追求与幻灭的人生历程。

  读茅盾原著,郑大圣说他最受感染的是其中年轻人的普遍情绪,“85年前的故事,可是当时大学生的心境似乎和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和今天的年轻人大学毕业的时候都没什么差别。即便今天社会背景、大环境在改变,但年轻人面对未来,感受到的还是‘追求’、‘动摇’、‘幻灭’。”

  郑大圣和他的合作者们在精读文本的基础上,对书中的人物进行了梳理和归纳,最后呈现为《春风桃李》、《章台秋柳》、《怀朴抱素》、《江枫渔火》、《霜天晓角》五章。

  通过将三部中篇小说融合,又根据人物分离重组,郑大圣将《蚀》三部曲重新划分成五个故事,以陆梅丽、章秋柳、胡抱素、方罗兰四个刚刚走出大学的年轻人为主角,每人一条主线展开故事,每个独立的故事里个人命运又纠缠了其他人与之相互映照,到了第五部让四个人再度彼此相遇,彼此看到经过各自选择的人生之后面面相觑而唏嘘。

  “茅盾先生的三部曲中,人物抉择命运的主题和挫败情绪是贯穿的,但电影和小说是完全不同的载体,必须有大刀阔斧的改造。”郑大圣在回顾改编过程时说,“一方面人物的关系、角色的命运变化是要保留的,同时‘幻灭’、‘动摇’、‘追求’的主旨是坚决要遵循的,因为这是每一代年轻人踏入成人社会的共同经验。”

  郑大圣拍过不少年代戏,之前的作品《天津闲人》和《危城》同样是民国背景的题材。他曾坦言过自己更偏爱用历史题材表达,觉得借历史说更自由,也更容易表述。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席、著名导演张建亚评价郑大圣说,“大圣身上有股古气,喜欢旧的东西,他拍出来的味道就特别正。”这股“古气”放到《蚀》中,是低成本地窝在上海的胜强影视基地拍“乌镇”,小景致小格调拍出江南水乡氤氲柔美的迷雾气息。“大圣是个用心的导演,你看片子里那些门缝里透过的阳光,各种事件发生的时刻的把握,这是导演的功力。而且他把茅盾的故事改编得今人看来也能会心一笑——一百年前的事,到今天,实质上没改变多少。”

  圈内人均就电影成本

  向导演表达敬意

  研讨会上,圈内的电影行家们表达了对电影的意见看法,其中也有一些意见是针对电影制作水准的。张建亚导演指出:“你要再多一点群众演员,才能表现出一个水乡小社会的嘈杂。”而他知道这部片子的艰难,又补充了一句“这个一点都不怪你!”

  5部90到95分钟的长片,成本不到750万元,平均每部成本不超过150万元,还是一部年代戏,这在今天的电影制作中几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低成本。当天几乎每位发言者在表达自己观点之前就成本问题都向导演表达了一番“敬意”。

  从影多年,郑大圣一直秉承着“电影就是有多少钱做多少事”,得益于剧组有一个“特别牛”的执行制片人,“她像做剧本一样地做预算,精打细算的统筹安排是让导演特别有安全感的事。”片子有遗憾,有一部分原因当然是因为成本低,不过这并不应该成为借口,郑大圣说,“观众看电影,是不需要听解释的,成本多少不重要,能从电影里看到什么就是这部电影的全部意义。”

  郑大圣是被上海电影圈子称为“中流砥柱”式的导演。他与上海电影渊源颇深。外公是戏剧电影大师黄佐临,母亲是著名的第四代导演黄蜀芹。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后,郑大圣又前往芝加哥艺术学院继续深造。回国后郑大圣拍摄了《阿桃》、《王勃之死》等电视电影,2008年执导京剧电影《廉吏于成龙》获得了第十三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戏曲片奖、第十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戏曲片奖。2011年到2012年拍摄电影《天津闲人》和《危城》入围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虽然作品不多,但几部片子都收获了不错的口碑,加上“根正苗红”的家庭出身,摊在今天这个中国电影蒸蒸日上、青年导演从各行各业冒出头的光景里,极低成本的拍摄和以“次”为单位的放映似乎对于这位导演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当众人为他感叹电影之路不易的同时,他反复强调着,“全世界的电影都是多种多样的,为什么今天在中国,说到电影,大家想的都只有同一种电影呢?”他也不把独立电影创作视为唯一的选择,只说“碰上什么样的机缘,就做了什么样的事”。

  对于日后《蚀》的发行,郑大圣只希望能在全国走一圈小剧场话剧式的“巡演”。“不是每部电影都要用一样的标准去发行的,中国的艺术院线还远远不够,我喜欢小剧场里电影放映后能够直接和观众交流。”

  倒是沙龙讨论会上,各高校的老师都提出希望电影的放映能够从校园开始,也有人提到,借着明年茅盾诞辰120周年这个系列的片子应该可以获得更大的放映空间。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影评人毛尖直言“这个电影要进电影院太艰难了”,但她提出《蚀》可以效法英国BBC用迷你剧做名著改编的模式,“电影结尾颇有《至暴之年》的味道,收得干净残酷很漂亮,但是进电影院的电影有硬性的技术要求降不下来,没有足够大的场景格局,人物的历史感出不来。这样的电影其价值应该被另一种话语体系要求,这部作品的剧作底子很好,时代本身的历史容量、人物的容量都够,应该尝试迷你剧的模式,为中国电影开拓一个新的类型。”

来源:东方早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