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白玉兰电视论坛聚焦行业新风向
2018年06月14日 10:58

  生活是最伟大的编剧。从10项提名领跑的《白鹿原》,到去年掀起坊间热议的《我的前半生》,再到《情满四合院》《生逢灿烂的日子》《美好生活》《急诊科医生》,在第24届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奖提名名单上,现实题材占据了半壁江山。在连日来举办的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电视论坛和多个市场活动中,“现实主义”成了制片人、导演、编剧和演员们口中的热词。新时代之下,现实题材电视剧该如何创作与创新,讲好中国故事?面向世界的中国电视剧,要如何“走出去”,如何实现超越和突破?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需要整个电视剧行业共同回答。

  创作之本

  要创新更应不忘初心

  现实题材电视剧与观众的生活极其亲近,其对艺术创新的需求因此也最为迫切。在昨天上午举行的白玉兰电视论坛上,导演刘江、沈严,编剧李潇、何晴,演员王雷、殷桃围绕现实题材的创作与创新展开了讨论。

  “我永远在头痛下一部戏写什么。”曾创作《大丈夫》《好先生》等佳作的李潇直言,她常常会到年轻人身上去寻找灵感,却发现,相比于电视剧,现在的年轻人更爱真人秀,“如今大部分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更愿意看真的东西。”她指出,对于电视剧的创作者来说,要从生活里所有的人物关系、情感关系和事件中挑取最真实的部分呈现给观众。编剧何晴则表示,要想抓住当下的年轻人,就必须紧跟时代,但在不停接受新时代给予的新鲜刺激之余,还是要保持一颗古典主义的初心,“人类文明几千年,人心对于爱的追求,对于自我提升、不断努力的进步,这些是永恒的。”

  除了怀有初心,与时代同行,在现实题材的创作上,创作者的责任感也很重要。打造《中国式关系》《我的前半生》的导演沈严认为,60后、70后导演是创作现实题材责无旁贷的一代人,“我亲眼目睹了改革开放的过程,亲历了中国从经济到生活方方面面的改变,这无疑是最宝贵的灵感来源。”

  而从《平凡的世界》到《爱情的边疆》,演员王雷多年来扎根现实主义创作,他认为,这和自己在北京人艺的经历密不可分,“北京人艺是现实主义扎根的地方。无论是戏还是人物,无论是荒诞形而上还是其他形式,它们的根都是真的。有人物、有表达欲望、有故事,我一直以来都在这样的土壤里生长,也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在他看来,作为演员,涉猎现实主义作品最重要的是学习,这种学习不能只停留在表面或是照本宣科。“你演一个农民就要懂得农活,干完了活锄头放在哪里?演员通过学习走进人物,同时也启发自己的人生。这正是现实主义创作的乐趣”。

  全面开拓

  互联网拥抱现实题材

  以往,现实题材剧集往往被认为更对中老年观众的胃口。但在《人民的名义》《鸡毛飞上天》《我的前半生》等佳作诞生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现实题材剧的拥趸。对于这一改变,互联网平台和影业有着敏锐的洞察,很快,包括《无证之罪》等一批聚焦现实的试水之作都获得了好评。

  记者在昨天举行的“互联网时代下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的创新与思考”研讨会上获悉,有着互联网基因的影视公司,正在积极布局,参与现实题材剧集的创作——接下来,腾讯影业将推出由王雷、刘涛主演的聚焦改革开放40周年的《面向大海》,由郭晓冬等主演的国内首部反电信诈骗电视剧《天下无诈》以及军事题材的《蓝盔特战队》等多部作品。

  曾创作98版《水浒传》、《平凡的世界》等佳作的编剧温豪杰,此次创作了回顾深圳经济特区改革开放历程的《面向大海》。温豪杰在研讨会上坦言,过去,他想不到这样一部严肃的主旋律作品会引起那么多的关注,但在实际创作过程中,投资方、制作方和演员都表现出了非常大的兴趣。“我们经常说创作要有自觉自信,这次《面向大海》真的让我体会到了这一点。自觉,是大家都认同,我们应该在关键的历史节点中,做出好作品,留下一点印记;自信,是大家都坚信这样的题材能在电视剧市场得到认可,能被观众接受。”

  对此,腾讯影业CEO程武也表示,根据最近一项数据显示,最近3年立项的国产电视剧中,有超过一半是当代题材,拥抱现实题材已经是整个互联网的必然选择,“我们的重视和投入,不仅仅体现在数量的增长,而是希望进一步思考,如何在关键节点联动更多主体,打造一批能体现社会正向价值观、引发社会共鸣的作品。我们希望不仅关注作品的商业价值和产业价值,也要更多承担文化使命。”

  走向世界

  找共鸣讲好本土故事

  2017年,中国电视剧数量13470集、动画片14万分钟、电影798部,这些丰富的影视节目内容,为国际市场注入了活力。在骄人的数字之下,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在以“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白玉兰论坛上,不少业内人士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和经验。

  去年底,一部豆瓣评分9.0的优酷自制剧《白夜追凶》引发追捧,更与全球最大收费视频网站Netflix (网飞)签约,在全球约190个国家和地区播出,实现了中国故事的海外输出。对此,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剧集制作中心总经理马筱楠坦言,过去海外市场更偏爱中国的古装剧,但近年都市和悬疑题材的热度也开始受欢迎。这同时要求创作者要生产更好的故事,讲故事的方法也要有所提升,“所以我们必须把视野打开,跟更多的国际优秀人才合作,不断试错,制作出拥有国际标准同时讲好中国故事的作品。”

  浙江华策影视公司从事影视剧海外发行已有十多年,副总裁傅斌星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是曾有一部投资额非常低的网剧,在登陆北美的视频平台OTT后,一周的点击量就超过了其他很多韩剧,“国外观众对我们东方的纯爱式故事很好奇,有时候越是本土的东西,越会得到世界观众的喜爱。”

  在柠萌影业创始人苏晓看来,这两年,中国制造的电视剧,从东南亚国家一直红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中关键还是在情感认同上,“柴米油盐、教育问题、医疗问题、养老问题、房产问题……大家关注的话题其实差不多,对很多话题都有共鸣。”他举例说,即将开播的《扶摇》就已经被多个国家及地区的各平台购买版权,而聚焦教育问题的《小别离》更是在蒙古播出,“同时,在东方文化价值观和审美趣味上,大家更能找到契合点。”

  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董事长侯鸿亮也认为,“中国故事”走出去要从周边国家开始,要慢慢让这些国家的观众对中国的文化有需求,然后再逐步扩大范围,“现在国际上其实很希望了解中国,我们也特别希望能让国外的观众看到,而电视剧正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所以即使有再多困难,都是推动整个行业进步的动力。”

来源:新闻晨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