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对军旅文学的系统梳理与研判
2017年08月11日 11:09

  朱向前和他的研究团队对当代军旅文学批评的贡献是突出的,从《中国军旅文学50年》到《新世纪军旅文学概观》,对中国当代军旅文学创作和理论批评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研判,连续出版了权威性著作,在这一领域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新世纪军旅文学概观》内容扎实,囊括了这一时期对军事文学创作各门类所有重要作品的分析。书后附录了朱向前、傅逸尘、西元、徐艺嘉等人新世纪以来发表的年度盘点和创作态势分析,说明这部著作的写作团队对军旅创作是常年跟踪的,这部书的形成由此具有了坚实的基础。在文学研究领域,这种概观性质的研究是艰苦的,其中最艰苦的还不是思考和写作,而是对海量作品的广泛、深入的阅读。在有些门类里,如傅逸尘对长篇小说状况的评点,作者不仅谈作品的价值,也谈作品的不足,显示了一种锐利的批评风格。傅逸尘等新生代评论家的确成为了军旅文学批评新的增长点。全书作者有不少是军艺毕业生,是朱向前的高徒,这部书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当初军艺文学系的教学成绩做了注释。

  《新世纪军旅文学概观》的一大亮点,在于概观的概观,即几万字的导言部分。这个导言有着洪钟大吕的气势,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鞭辟入里,酣畅淋漓,体现了朱向前、西元的实力和眼光。“导言”从第一段话就写:“这十年让我们且忧且喜,且在焦灼中辨寻着前进的方向”。这洋洋数万字的导言,都是在“且忧且喜”的基调上论述的,指出了我们虽然不乏正面“强攻”军队现实的力作,军旅文学的整体审美品质却未能实现大的突破,远未形成一种足以引领一代风骚的美学风范,军旅文学的“文学性”问题甚至愈加困惑我们。一般说,我们在任何领域、任何时期,总结十年、五年乃至一年工作时,都是形势一片大好,结尾谈点不足,这个套路不是容易改变的。但这篇导言在充分肯定新世纪以来军旅文学取得了丰硕成果,指出新世纪以来军旅文学迎来了空前繁荣后,迅即指出研究者的忧虑所在。作者指出了新世纪以来军旅文学斑斓而复杂,存在着军队现代化与军旅文学审美现代性之间的矛盾、消费文化崛起与军旅文学美学核心价值的矛盾;提出了市场经济伦理与当代军人武德修养的问题。作者特别重视的一个观点是,要寻找军旅文学发展的方向,要把军旅文学的美学问题解决好,这是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这篇导言没有忽视新世纪以来军旅文学的任何成绩,所有应该指出的成绩都涉及了,但同时以高屋建瓴的姿态,看到了不容乐观的总体态势,并且从美学高度指出了军旅文学应选择的方向,确实是很有理论自觉和忧患意识的全面总结,相信许多部队作家看后会引起深思。

  朱向前的文风也是极富个人特色的,从《中国军旅文学50年》到《新世纪军旅文学概观》,朱向前始终保持了他不虚饰、不凑合、不妥协的理论风格。在他笔下,有学理性,但没有凭借一些政治词汇和学术词汇装点门面。他有自己的用语和概念,许多颇有新意,提出问题的角度也与其他评论家相区别。由于他本为创作出身,当年在小说创作中写出过质量上乘的好作品,所以,从事理论研究后,他深知创作角度和理论角度的差别和交叉,提出的观点往往可以直接指导创作实践,看作品、看创作态势的感觉也比许多评论家准确。读他的理论著作,读者往往能感到浓郁的酒香和斑斓的色泽。愿朱向前和他的团队再接再厉,日后再拿出新世纪军旅文学第二个十年的概观。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胡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