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追寻英雄足迹 精益求精打磨
2017年10月13日 09:45

  柯尔克孜族是一个在山尖上奔跑、冰河中沐浴、血火中出生的民族,《玛纳斯》记录了柯尔克孜族传说中的英雄和首领玛纳斯及其子孙八代领导族人,为争取自由而斗争的壮歌。

  中央歌剧院首次将英雄史诗《玛纳斯》搬上歌剧舞台,并于10月1日在北京首演,将中国的英雄故事、英雄精神向世界传播。如何呈现这类磅礴雄浑的世界级题材?实际上,这部文化部重点剧目的创作也是从“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一路走来的。

  深入孕育英雄玛纳斯的土地

  《玛纳斯》是柯尔克孜族的英雄史诗。千年以来,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以下简称“克州”)的土地上孕育了伟大英雄玛纳斯,玛纳斯精神之魂传承千年。

  面对这样的题材,艺术家们充满敬畏——翻越雪山寻找克州非遗传承人,在克州民俗展示馆、乌恰县博物馆触摸历史的脉搏,与克州歌舞团、乌恰县歌舞团的艺术家共同研究柯尔克孜族音乐和舞蹈……“歌剧《玛纳斯》创作团队5次深入新疆采风,广泛收集素材,并反复修改剧本,九易其稿,仅剧本论证会就召开了两次;音乐创作上也是精益求精,反复打磨。”中央歌剧院副院长刘云志介绍。

  “《玛纳斯》全书有8部18卷20万行120余万字,如何在有限的舞台时空内讲述两代人错综复杂的故事,首先要做的是厘清主线走向和人物关系架构。”该剧编剧王晓岭回忆初次在新疆采风的一个雪夜,自己这样的想法竟与导演王延松不谋而合。“以倒叙和插叙的方式,从玛纳斯终极之战壮烈牺牲讲起,通过赛麦台依在继承父王遗志的英勇战斗中,不断受到玛纳斯神性启示感召,使两代英雄始终交织并行,预示着英雄不死、精神永生。”王晓岭谈道。

  在音乐方面,歌剧《玛纳斯》不仅展现了歌剧交响乐的雄伟壮阔,还呈现出柯尔克孜族民族音乐的特色。作曲许舒亚介绍,他挑选了《玛纳斯史诗说唱》和“库萨勒克”“得勒博峻”等29首民间歌曲和器乐音乐的旋律素材,创造出人物角色的咏叹调和音乐特征。

  “只有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创作冲动,创作者们呈现的作品才能触及灵魂,让观众产生共鸣,这也是我们去新疆‘深扎’的目的。”中央歌剧院党委书记袁平说。

  虚心向当地百姓求教

  克州是新疆最西边的一个自治州,是中国最晚日落的地方。今年6月17日至20日,《玛纳斯》主创和演员团队第三次飞往克州。这次采风活动一方面是为了让大家更加深入地学习柯尔克孜族的音乐、舞蹈、民俗,增进对剧中角色的认知;另一方面则希望将已经初步成形的剧中几位主要角色的唱段呈现给柯尔克孜族人民,检验阶段性创作成果,以此完善歌剧《玛纳斯》的创作。“一部成熟的歌剧作品是需要不断完善的,需要反复深入生活、不断打磨与修改。”刘云志说。

  当剧中额尔奇吾勒的扮演者刘怡然唱响《玛纳斯,我们的雄狮》时,熟悉的旋律立刻引来潮水般的掌声;饰演阿依曲莱克的郭橙橙高歌《飞翔》,仿佛一只美丽的白天鹅飞翔在高空;牛莎莎《我是那江河的首领》将野心勃勃的恰绮凯呈现在观众面前;袁晨野一曲《活下去,战斗吧》展现了英雄玛纳斯顽强不屈的战斗精神……

  每次演出结束时都已深夜,大家还要对《玛纳斯》唱段再次研讨,听取当地专家、观众对唱段的意见和建议。当地百姓一致认为,歌剧《玛纳斯》唱出了属于柯尔克孜族人民自己的旋律,与演员们扮演的形象十分接近,同时他们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我们会根据他们的建议不断进行修改,即使在首演后,也不会停止修改的脚步。”刘云志说。

  不同以往的创作经验

  “20世纪的歌剧作曲不再追求旋律,而是更加专注于现代音乐的音响以及舞台戏剧性、黑色幽默、蒙太奇、时空等戏剧手段。在21世纪,欧美一些著名作曲家又开始追求调性音乐的写作方式,当然不是简单的回归传统,而是在借鉴传统、体现音乐美感的基础上,寻求新的美学思想和音乐存在的意义。”旅法20年的作曲家许舒亚说。

  “一开始我接到邀请担任歌剧《玛纳斯》的作曲时,对这个英雄形象充满了好奇。我去克州采风3次,聆听当地民间艺人演唱玛纳斯的事迹,还搜集了玛纳斯说唱艺术的音乐资料和大量民间歌曲、器乐音乐资料。经过不断取舍,我把这部歌剧音乐创作的重点放在咏叹调突破上,尽量发挥和保持曲调旋律的民间特征和优美性。”许舒亚对该剧的作曲风格思考良多。

  “创作过程中,主创既要考虑史诗的真实性、民族的传统、艺术的表达方式,还要结合歌剧的艺术方式,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挑战,对我们演员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主演袁晨野称参与该剧创作的体验很特别,“刚接触这部歌剧的时候,音乐还没有写出来,我和主创团队就先去了克州阿图什体验生活。这是非常特别的一个过程,因为以往歌剧演员一般是先通过谱子去了解作品。”“通过采风,我对自己饰演的角色及其所处的时代有了很多了解,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文化认知,当对卡妮凯歌唱‘白云雪山是你向导,夕阳沉坠是你路径。听到库姆兹和口弦声,就有白毡帽的柯尔克孜人’时,我也就更能理解歌词中所酝酿的玛纳斯灵魂中对民族的深沉的爱。”袁晨野说。

  歌剧《玛纳斯》首演得到了观众认可。正如王延松所说:“歌剧《玛纳斯》创造了刚劲、雄强、充满英雄主义气概的风格,这是借助玛纳斯神性叙事魅力,充溢着阳刚之美的中国民族歌剧新样式。”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王立元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