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中国制造”应打入国外主流市场
2018年03月14日 10:04

  

  成龙提议《厉害了,我的国》应制作英文版推广到海外市场

  “看完《厉害了,我的国》,你会发现中国的发展真是一日千里,更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在正在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功夫电影巨星成龙提议,为时下热映的纪录电影《厉害了,我的国》制作英文版,并推广到海外市场,借此让外国观众更好地了解中国。

  “美国迪士尼公司让我为动画电影《功夫熊猫》《花木兰》配音的时候,酬劳其实非常低,但花费的时间却很多,但我义不容辞,因为这些电影拍的是中国的故事,能够让全世界观众了解中国文化。”成龙直言,中国有功夫也有熊猫,却没有诞生《功夫熊猫》,这值得中国电影工作者深思。“向全世界介绍中国文化,所有中国电影人都责无旁贷。”成龙说。

  成龙简单的一席话,却反映了一个重大的当代命题:如何让中国文化更快、更好地走出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曲协副主席盛小云认为,中国文化走出去,要讲究分类施策。“在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意识到,‘走出去’并不是走出国门这么简单。面向谁、怎么走?这些都需要科学细致的规划。”盛小云认为,中国文化走出去后的受众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熟悉中国文化尤其是传统文化的人群,以海外华人华侨为代表;一类是对中国文化较为陌生的人群,大多数外国观众都属于此类。“华人华侨对中国文化有着同根同源的认同感,更加关注乡愁、乡音,对于中国文化很容易‘走心’,这种走出去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心灵的慰藉。”盛小云表示,“而对于不熟悉中国文化的人群,‘走出去’就需要更精心的策划、组织,循序渐进地推动,在保质保量的前提下,更要讲究方式方法。”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吕焕斌十分赞同盛小云的观点。2017年,原本不为人所知的哈萨克斯坦歌手迪玛希登上了湖南卫视竞赛真人秀节目《歌手》的舞台,受到中国观众的热烈欢迎,新浪微博粉丝瞬间增长至20余万。为此,哈萨克斯坦国家电视台迅速引进了《歌手》,并且取得了上佳的收视成绩。2018年,名不见经传的英国歌手Jessie J连续三期称霸《歌手》当期冠军,这一事件在英国本土产生了较大影响,英国大使馆为此专门邀请Jessie J担任2018年“English is GREAT”项目的英方推广大使。

  “中国文化走出去,可以主动送出去,也可以双向交流出去。”吕焕斌说,美国NBA通过引进姚明成功打开中国市场,短期内培育了数以千万计的篮球粉丝,这极具启示意义。“中国文化走出去,就一定要传播中国的核心价值观,更要影响国外的主流市场和主流人群,而不能仅仅满足于被海外的特定人群所接受。”吕焕斌认为,中国文化走出去之后,一定要让海外受众心甘情愿地买单,“因为只有实现了市场价值,我们才能了解海外受众的真实需求,才能让他们不戴有色眼镜看待中国文艺作品,才能润物细无声地传播中国文化。”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则建议相关机构制定个人对外文化交流的配套政策,并设置相关基金扶持,促进个体艺术家走向国际,从而形成“团体+单位+个人”的多元文化交流策略。他认为,文化差异往往使人难以理解另一文化背景下诞生的作品,因此中国文化不仅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走出去’的作品要被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受众所理解,必须具有世界共通性。”许鸿飞认为,创作者要寻找一些世界共通的元素,将之融入创作之中,“比如幽默、爱和快乐,都是全人类共通的情感。”此外,他认为‘走出去’的作品必须成系统、成规模,不能出国演出、展览一次,就没有下文了。“中国的艺术作品应当反复出现在国外受众的视野中,借此加深他们的印象、赢得他们的好感,这就对‘走出去’作品的数量和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认为,经典的艺术作品不仅是艺术家的个人创造,也是国家、民族心灵的图像,它具有超越性,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纽带。“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关键是心灵相通。不同国家、民族之间的经典作品进行相互交流,可以增强人与人、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心灵的沟通。”吴为山建议相关机构整合全国近千家美术馆的50多万件藏品资源,策划若干主题性展览、全球巡展,从国家层面有计划地推动大师、大家、名家、名作在国际社会进行展出,力争让中国的名作成为世界的名作。“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和文化交流的方式,建立与外国美术馆、博物馆的长期合作关系,使中国文化走出去获得相应的展示平台。”

来源:中国艺术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