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努力创作无愧新时代的优秀作品
2018年06月13日 10:38

  

  孙立军导演的动画电影《兔侠传奇》海报

  一段时间以来,国产动画领域面临很多挑战。这些挑战让我不敢放松,促使我完成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国产动画影片——《小兵张嘎》。从1999年,用6年时间制作、打磨具有民族特色的动画电影。剧组克服资金紧张、人员有限,期间还经历了“非典”疫情,艰苦的创作条件至今记忆犹新。《小兵张嘎》当年在点映的时候,一位带着孙子的老奶奶,自言自语地说:“就应该多拍这样的动画电影!”观众的肯定,是作品最大的成功。

  此外,我还拍摄了第一部运动题材动画电影《快乐奔跑》,第一部武侠类动画电影《兔侠传奇》。其中,《兔侠传奇》卖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动画原型来自于京津两地的民俗符号,将中国功夫融入其中,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主要表现了中华民族讲诚信、重信用的价值理念。这些中国特有的文化符号是中国动画电影走出去的“独门绝技”,反映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念。依靠着生动幽默的故事、精良的制作和国际化的推广,作为中国动画“走出去”的成功探索,《兔侠传奇》与100多个国家签订了海外发行协议,成为第一部在全球范围内公映的中国动画片。

  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动画市场受到很大的冲击和挑战,日、美动画用近乎倾销的方式推广到中国,特别是日本动画低廉到以每分钟1元的价格出售给中国,而国产动画成本平均每分钟却达到5000元,这让中国动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人才的流失、国外动画不断传播着他国的价值观,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日式、美式口味的“80后”“90后”观众,使得国产动漫逐渐被边缘化,某些市场甚至开始排斥国产动漫。这对每一位动画人、漫画人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对中国文化的传承也造成了严重影响。

  社会发展速度迅猛,许多变化是我们几十年前始料未及的,而有些变化却是畸形的。比如大众对消费品的口味选择,流量文化的价值观,网络时代为了名利的争夺不惜扭曲自己取悦大众……有时候民众很容易被某些特例事物误导而蒙受视觉污染。看惯了日本动画或者欧美动画,我们的大脑会不自觉地接受他们的话语方式、审美取向、价值定位等思维模式,继而我们的大脑逐渐成为了别国文化的俘虏。这种现象倘若代代相传下去,整个民族的文化将会被逐渐排挤出本土。如今,我们需要打的依旧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文化战争,来抵抗日益恶化的文化侵蚀现象。

  2018年,迪士尼动画电影《花木兰》问世20年之际,作为好莱坞跨文化传播的成功案例,中国动画的民族化创新与发展,成为再一次摆在中国动画创作人面前的命题。民族化并非古董化,要紧跟时代步伐,将民族文化与时尚元素碰撞出火花,使得受众更容易汲取民族文化营养。不仅要学习动画制作强国的先进技术,还需结合中国目前的实际发展情况来制定适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动画电影的政策,将文化需求与市场能力结合起来,让受众,尤其是12岁以下的受众群体更容易理解民族文化,汲取民族文化中的营养成分。

  纵观这几年中国出产的动画片,在创作繁荣、数量庞大的背后,我们更多看到动画作品同质化的倾向、思想的贫乏,那个曾经为我们骄傲自豪的“中国动画学派”已经难寻踪迹。究其原因:其一在于中国当下动画发展对自身文化缺乏自信,缺乏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坚守;其二是片面注重技术与形式的追求,缺乏人文思想与价值。

  一个国家、民族艺术的发展需要独立强大的民族文化精神作为支撑,这种自信来源于对民族文化精神的坚守,唯此才会有文化自信,动画的发展亦如此。在动画国际大的语境下,现阶段的动画创作中我们更要体现出中国精神,所谓中国精神,就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文化传统精髓浸染出来的独特的民族气质、品格与面貌,对自己民族文化的展现。这种民族精神与气质融化在我们中国人日常的生活中,包括我们的礼仪,习俗,节庆,生活习惯,吃穿住行的方方面面,甚至我们的情感表达方式。也许有人说中国精神是穿上古代服装,画面上再画上古代建筑就能够体现出来,那是错误地把外在特征与精神内涵划上等号,我们所说的中国精神是传承,是渗透浸染在我们的整个生活里的,是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的独特之处,是我们和其他民族相区别之根本。

  创作是文艺工作者的中心任务,作品是文艺工作者的安身立命之本。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没有优秀作品,其他事情搞得再热闹、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是不能真正深入人民精神世界的,是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引起人民思想共鸣的。”

  沉下去,融进去,扎根本土,深耕细作!我们要继续以创作优秀新作品、培养更多优秀创作人才为己任,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努力奋斗。

来源:中国艺术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