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青春美好,皆因不修饰亦不随波逐流
2018年10月09日 14:10

  

  

  《你迟到的许多年》正在荧屏热播。沐建峰、莫莉、赵益勤等年轻人身着军装、姿态挺拔地从荧屏里走来,观众们不吝赞美:这样的青春真好。

  青春美好,固然是容颜不老的感官享受。比如殷桃饰演的实习军医莫莉,人美歌甜,不仅醉了剧中人,也让荧屏外的观众心驰神往。但青春美好,远不止于“时光不老”的馈赠。其中还当有中流击水的劲头,如剧中的铁道兵们轻伤不下火线、掉皮掉肉不掉队的干劲;还当有以梦为马的激情,如黄晓明饰演的沐建峰,虽有转业后的短暂迷茫,可一旦找到新梦的方向,学习、奋斗是他为自己架起的通往未来的桥梁。

  作为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剧,《你迟到的许多年》回望的是一群已然消弭在历史中的铁道兵战士,故事主干也是此前30多年一些转业军人在改革大潮中创业的往事,但它与今天的年轻观众却能够心意相通。从前几集来看,一半是朴素、不加修饰的军旅生活,一半是不愿随波逐流的奋斗人生。如此青春,何人不赞美?

  “志不求易,事不避难”,军旅生涯总会馈赠此后一生

  新剧改编自严歌苓的小说《补玉山居》,原作是个类似新龙门客栈的设定。人来人往,在补玉山居里演绎着精彩的一茶一故事。剧集还邀请了编剧彭三源加盟,她的电影《失孤》被视为近年来大银幕上的现实主义力作。改编后的新剧本,前期着墨于主要人物的转业前史,补玉山居则是后半段盛放故事的容器,昔日战友们会在山居忆往昔。

  电视剧一开篇就给年轻观众们补上一堂历史课:“对于一场现代战争来说,铁路是双方必须予以争夺和控制的生命线,谁掌握了铁路,谁就掌握了一场战争的主动权。铁道兵最初在解放战争中所承担的就是这一任务。自1976年开始,铁道兵部队开始了精简缩编,至1980年年末,43万余人的铁道兵部队已经裁撤大半。留下的自然都是精英,我们的故事便从老虎连的隧道工地开始。”

  这些逢山凿路、遇水架桥的“老铁”中,老虎连连长沐建峰,铁血又温情。他的“出场设置”是个心无旁骛、只知工作抓进度的铁血连长,就着隧道里的风钻声睡得雷打不动,可风钻一停,自动转醒。他要求连队的士兵必须“身上有劲儿”,不怕苦不怕累,更苛刻对待自己,出现血尿症状仍带头钻进巷道。然而,看似要求苛刻的“工作狂魔”,对战友暖如春风,遇上原则性问题,他能投以无条件信任票;对心仪的姑娘则心细如发,知道要走山路,提前备好了防蚊的花露水。前四集中,笃厚的战友情、朦胧的男女爱,匆匆几笔便不失神采。

  可剧本野心远不止情感。老虎连何以在整个铁道纵队声名赫赫?剧中速写了一个片段:连队里出现大面积腹泻,可逢山凿路进入了攻坚阶段。原地整修还是咬牙接力顶上,做铁蛋还是傻蛋?老虎连的词典里确实没有“避难”二字。

  在彭三源看来,不同的历史背景下,人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志不求易,事不避难”是任何一支部队都会留给青年的人生财富,“只要不忘军人的初心,那些曾经栉风沐雨的拼搏精神,一定会馈赠往后的命运沉浮”。

  “心有远方,才能一路风雨兼程”,真有志者不怵何时出发

  第五集,剧情迅速进入了新阶段。随着铁道兵整体并入铁道部,老虎连集体转业。从穿军装、执行命令的军营生活一下进入“人生下半场”,不舍、迷茫,弥漫在老虎连官兵的身上。

  沐建峰也无法例外。他被安排“坐办公室”,日常的工作就是组织单位职工开展文体活动。习惯与铁路隧道打“硬”交道,如今的“闲适”日子让他浑身难受。“想要扑腾扑腾”的念头,开始盘桓在心。因为“电话情缘”,他不仅意外听见了莫莉的声音,还与当年的军中护士赵益勤成为好友。秦海璐饰演的赵益勤在机关总机工作,一次关于传统插孔式接线还是交换机的无心讨论,让沐建峰听者有意。从此,他读夜大,修电子工程学。

  不怕底子差,只要肯钻研。这股子劲头让原本揶揄他的同学刮目相看,两人交了心、结了盟,誓要在交换机上做出点动静来。

  有人以为这只是改革开放大潮中一次普通的下海经商。但剧中交代得明白,他们二人不只为“干点大事”,更是心有远方,“这设备从技术上到生产线全在老外那儿,咱要是一窍不通,到时候就是天天让老外牵着鼻子走”。一个“中国制造”的梦想,已在那两个看似一穷二白的愣头青心里生了根。

  谁的青春不曾迷茫。“心有远方,才能一路风雨兼程。”在编剧看来,沐建峰从一个农村出身的铁道兵转身搏击商海,直到成为一代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缔造者的缩影,他的转业后轨迹诠释“立鸿鹄志、做奋斗者”的当代精神。真有志者不怵何时出发,这是《你迟到的许多年》希望与观众激荡出的对话。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彦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