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事先张扬的帅遇上舒适区外的隐,谁赢
2018年10月10日 10:43

  因为口碑和市场双赢,与《无双》相关的诸多主创、幕后,都收获了赞美。

  导演兼编剧庄文强画出了丝丝入扣的底稿,又赋予了故事以港式类型片的浓烈外衣。影片从李问画邮票开始,到最后真真假假画地为牢,让太多观众迷陷。史航以编剧和影评人的双重身份评价:“《无双》其实是一堂极优秀的编剧课。”

  内行人看影片的肌理,普通人会被视觉攻陷的,非“双雄”莫属。一个是周润发,他从不少口碑泥泞的影片里脱身,白衣胜雪、潇洒不羁的吴复生狠狠致敬了演员本人的青春,也致一大批观众在心底“梦回小马哥”。另一个是总想摘掉“没演技”帽子的郭富城,他抛开对颜值的所有迷信,直把颓唐、怯懦、无情、阴鸷收拢在隐忍的洋葱里,又一层层剥开,“意料之外、预期之上”概括了他的表现。

  于是,《无双》为数不多的争议出现了:当事先张扬的帅遇上了舒适区外的隐,两位年龄相加116岁的演员,谁更好?

  男主角“先入为主”的剧本,让似曾相识的凌厉都被正确安放

  影片简介里写道:造假集团的大佬吴复生诱惑落魄画家李问入伙,一同制造“超级美钞”,两人从合作无间到一朝反目,由此引发了一场激烈厮杀。

  如果说构思故事的庄文强是影片起点,那么周润发便是从一开始就在原点着色了。因为庄文强写剧本时,心里琢磨吴复生的形象,眼前便浮现了周润发的身姿。导演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把年少时代的偶像代入剧本,“想让今天的年轻人明白,被视为香港电影界传奇的周润发,这个名字背后意味着什么”。

  “写一部戏致敬偶像”大概是电影工作者最励志的梦想。就这样,让男主角在剧本里“先入为主”,所有似曾相识的凌厉都被正确安放。《无双》里,见到手持美金的画面,《英雄本色》的背景音会被影迷自动脑补;调转至枪战场景,没有什么比见到《纵横四海》里的“双枪”周润发更合眼缘。再细挖,《喋血双雄》《辣手神探》《赌神》等,一长串经典影片里的经典形象,每一次出现都与期待严丝合缝。

  一个照着“周润发电影角色”复刻的剧本经由郭富城牵线,被递到了周润发手里。那个“不在江湖,江湖却有他传说”的人,直言相见恨晚,“你的剧本只有我一个人能做。为什么?因为你写的就是周润发,除了我,还能找谁?”

  至此,优良的剧本找到最正确的人,影片一半已成。

  没有一人多面的表演,影片至多是滤镜与套路的合成

  周润发之于《无双》的意义毋庸置疑。但看过影片的观众都明白,所有致敬往昔的风采段落、1980年代的豪气再现,不过是枚烟雾弹。庄文强太聪明了,他先使上套路化叙事,让经典重温。随后再揭开谜底,风格顿显。

  从人物功能上看,相比“戏眼”吴复生,郭富城饰演的落魄画家李问更像一个讲述者,凭一堂警局里的讯问实录,完成故事的骨架和搭建。从人物型格赏析,吴复生承包理想中的意气风发,而李问低到尘埃里,只能做些亦步亦趋的事。无论哪个角度看,李问都仿佛吴复生的附庸,以至于“郭富城的表现不如周润发”也成为热议话题。

  但在影评人洪帆看来:“若没有两面派的李问,吴复生的狂傲自大、聪明嚣张就无法体现。若没有一人多面的郭富城的表演,影片至多是偶像滤镜与港片套路的合成。”

  《无双》花费了大量篇幅用于描绘美金假钞的制作过程,在那个段落,郭富城塑造的是个“艺术家”式的罪犯。他匍匐在放大百倍的模板上,屏息凝神,用他模制梵高画作的手绘制假币纹路。交响音乐的背景里,画家李问游刃有余。可只要从制假的世界里抽身,回到真实的生活,由爱生恨的是他,为爱绝情的是他,因痴成癫的也是他,每一个李问都被郭富城赋予不同的面具。事实上,《三岔口》《父子》《C+侦探》《白银帝国》《最爱》《浮城大亨》《寒战》《全民目击》《道士下山》……他在不同的舞台调试自己不同的侧面,没有一个是《浪漫樱花》那般的速食偶像,没有一处位于舒适地带。

  终于,如同《无间道》的梁朝伟和刘德华,影片说是无“双”,其实缺一不可。从伴舞走到舞台中央的郭富城,一度被诟病没有代表作的郭富城,从靠“颜”吃饭转而彻底卸掉偶像包袱的郭富城,与周润发共同成就了故事的反转,并不逊色。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彦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