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影》:水墨佳构,还是“黑暗料理”?
2018年10月11日 10:37

  程波(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院长、教授):8分

  《影》整体上是解构,是对正史和主流道德观的解构,有很强的现代性。在《影》中,张艺谋在外在的光影上隐去色彩,找到一种有层次却极简的呈现方式。而这种极简是丰富的,蕴含着相对丰富的对于历史的、对于实体和影的关系、对于讲述和历史还原的某种隐喻。中国电影中一度具有历史厚重感的艺术电影往往都会受到诸如黑泽明的影响,包括服装设计、色彩以及大场面的美学特征,但是中国文化本身的呈现方式又该怎样表达还存在探讨空间。在《影》里我们看到了张艺谋的一种意识,他尽量压抑住他们时代的影人惯有的模仿和借鉴习惯,而这些借鉴本来可能是带有夸张的中国文化符号的,他在《影》中却试图把这些夸张的符号卸下来,回到可能相对本真、有着独立体验的中国文化气质,在舞美、摄影、音乐上都有着新的变化。片中琴、箫、瑟三种声音的组合关系,很像影像上黑、白、灰三者的关系,那种过渡感、共鸣感以及在阴阳转换中可能的争斗和对抗的表达。这是张艺谋个人对中国文化表达的自觉探索。不论这种探索是否正确和深入,我都愿意对这部电影的尝试报以肯定。电影完成度7.5分,加上这一态度,可给8分。

  岳冰(华东师大音乐学系副教授):8.5分

  整部电影充斥着分裂和矛盾,黑与白、阴与阳、琴与瑟、替身与真身,以及一明一暗的境州和子虞、亦真亦假的王和朝堂。极具表现力的琴瑟和鸣,或心意相通或剑拔弩张;极具想象力的武打设计,刀光剑影中夹杂舞蹈般的阴柔,视觉效果极佳。古琴音色变化丰富又运用得少而精,贴切且不失现代感。

  然而整部电影阴霾气太重,水墨、太极沦为了传统符号而缺了点精气神,子虞墓穴里的生活散发着尸体般的老朽与恶腐气,他操纵着境州、夫人还有朝堂,操纵着演员、故事和观众往不见阳光的暗处去。齐青(上海师大教授):8分

  以近乎黑白的影像和阴郁的质感呈现了人性复杂、权谋深重的真身与影子的故事。时空变幻中,剧中人物互为影子,与观众达成某种契合。以阴柔克阳刚,在武功套路中并不鲜见,小艾能悟出此道也属正常,在影像表现上众死士刻意表现女性的扭与妖,则有讨好观众之嫌。对一部以水墨为基调的“端庄”影片,此手段似无必要。

  李亦中(上海交大教授、中国高校影视学会副会长):7.5分

  黑泽明的《影武者》让张艺谋萌生“替身”情结,好不容易等到朱苏进的小说,又好不容易找到“影子编剧”合作,耗时三年苦磨剧本,力图扭转外界批评他“重形式轻故事”。然而,这次张艺谋影像表意的欲望依旧盖过情节表意,不是为故事寻求水墨表现,而是为水墨影像找故事填充。这样便只能杜撰“沛国”发生的宫廷戏,设计出“谁是棋手、谁是棋子”的悬念,在窃国、权谋、隐忍、复仇的氛围中,挖空心思让替身逆袭。全片堆砌传统文化符号,服饰、布景、道具一律往黑白灰影调上靠,还不时点染出殷红血色四溅,触目惊心,少儿不宜的画面。摄影机俯拍男主踩踏阴阳地坪、持“沛伞”操练决斗的场景,仿佛再次布阵奥运开幕式。

  本来老六(天涯论坛影视评论首席版主):6.5分

  画面冲击力达到了新的高度,墨分五色犹如人心浓淡。无论是邓超还是郑恺都算倾尽全力,但还是有松弛失度的遗憾。其他演员的演绎就更为逊色一点,以致形式和内容无法匹配这个顽疾依旧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汤惟杰(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6分

  张艺谋一贯意图用其每一部电影作品营造不同的视觉模式,水墨点染血红架构了《影》。一个之前已被张艺谋反复涂画的权力言说,正如“影子”复写其真身。对一个全然丧失了想象力的宫廷权斗戏码如此入迷,和其游刃有余的影像塑造潜力之间的反差,是张艺谋影片的一个迷局。声音处理上显得潦草,许多段落中,体现空间感的混响效果几乎没有,莫非也受累于导演对“密室”的情有独钟?!

来源:解放日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