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从《大江大河》到《小欢喜》,上海出品何以成绩骄人?
2019年09月06日 14:31

  今年,网络评分最高的电视剧《小欢喜》是“上海出品”,来看看成绩吧:自从7月31日,《小欢喜》在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播出之后,收视第一;在网络播出平台上,全天正片有效播放量也超过了42亿次。同时,《小欢喜》的内容也带动社会的话题和热议,有关《小欢喜》的热搜话题高达103次,其中13次登顶。这部事关“高考”的现实主义剧作,让人欲罢不能,边看边反思。

  真实是根本

  上海出品的电视剧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小欢喜》在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借鉴。

  剧本的创作是首位的。从《小别离》的献计献策到《小欢喜》的总编剧,黄磊在剧中不仅贡献自己的表演,还贡献了自己的故事,“做现实题材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要真,不要去编造一个架空的故事,不去对现实做凭空的臆想。我这个编剧就是对生活中身边最真实的事情做一些记录和感悟。”黄磊说,“为什么这个戏要叫《小欢喜》?因为我们都经历过高考,高考结束那天,不仅是我,我爸、我妈和我们同学,都有一种过关的快乐。当我们经历社会生活的时候,这种过关的感觉一直能感受到,终于评上职称了,终于拿到房子……这种过关感也会伴随着焦虑和苦恼。”黄磊在剧本里选择用一种正面而积极的方式,或让幽默或让泪水来化解这些焦虑,“过关之后,才真的会有小小的欢喜,累计起来就会变成人生的欢快。”

  细节定成败

  “这部剧它像贴近现实的轻骑兵,它反映和折射的社会事件太贴近了,2018年的高考,金庸的去世……”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旭光昨天在北京举行的《小欢喜》研评会上如是说。的确,各路专家也纷纷为剧中的细节点赞,尤其是《小欢喜》中方圆为金庸逝世大哭一场的桥段,彼时方圆中年受挫,被辞退也就罢了,但整个部门只有他一个人丢了工作,得知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突然崩溃,“金庸先生怎么突然就走了,我从小就想当一个武侠知道吧?仗剑走天涯,我觉得我最差我也得当个令狐冲、杨过、张无忌那样的大侠。怎么现在变成了一个岳不群了我。”也有专家发现了一个感人至深细节,季杨杨知道母亲患了乳腺癌后把自己的头发剃了,“整个剧没有过多渲染,而是给人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含义。恰恰是这种含蓄让观众在有限的形象中看到无限,也正是这种无限性引发了更广泛的社会讨论和更深刻的观剧的思考。”

  除了艺术上,《小欢喜》最大的成功在于,把“高考”延展为一个全民性议题。“高考”绝对不是一个独立的青春疼痛事件,要让全民认可,故事里的一言一行、一事一物都必要映射出当下社会生活中某个群体共有的记忆与感触。比如以方圆、童文洁为代表的中年危机,再如以宋倩为代表的单亲妈妈,在自尊和爱之间两难挣扎,又如方一凡闹着要艺考,季杨杨渴求着赛车带来的风驰电掣……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副司长刘梅茹说,“包括代际沟通、职业选择、人生理想、中年危机、养生保健,甚至住房、交通等等很多民生话题都有机地融入剧情当中。”正是多元的价值观,让《小欢喜》获得了打开不同圈层观众的心门钥匙。

  期待下一站

  就像黄磊说的那样,《小欢喜》只是过了一关,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剧需要笔耕不辍,“高考”这一战之后,单就教育来说,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题材。当然,现实主义题材之浩瀚,教育也不过其中一面而已。

  在完成了《小别离》和《小欢喜》之后,关于教育话题“小”系列第三部《小舍得》预计今年年内开机,柠萌影业执行副总裁徐晓鸥透露,该剧延续了《小别离》《小欢喜》的温暖现实主义风格,并将目光聚焦在早期教育的“起跑线之争”,话题升级,“小舍得”传达了抚平焦虑、直面难关的生活态度。“继续开发‘小’系列,不仅因为教育是国民话题,更因为以‘小’更能见‘大’,看似普通的生活日常,却折射了时代细微而深刻的改变。”

  除了教育话题之外,据了解,未来“上海出品”还将推出一大批现实主义系列作品,譬如有两部关于女性成长系列的作品——《三十而立》和《二十不惑》已经在上海和深圳开机。此外,还有取材于“猎狐行动”的真实案例,讲述当代中国经侦警察跨国追缉经济罪犯的故事的现实题材大剧《猎狐》也在计划之列……从《大江大河》到《小欢喜》,上海出品的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都值得点赞,其中所释放出的艺术能量,以及触发的社会情感共振,一轮轮的热议话题不断,让国剧真正走得久远。

  “主旋律不只指题材,更重要是创作审美全过程当中的一种对人民、对时代负责任的思想和精神,只要你有这种思想精神,无论你处理什么题材,都可以写出时代的主旋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说,“比如看似普通的高考,到了黄磊和汪俊(《小欢喜》导演)的手上,他就写出了这个时代的精神,是主旋律。”

  这部剧和高考一样,只是人生路上的一站而已,胜不骄,前路漫漫,未来的生活还有很多值得去探索去开发的可能。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翔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