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聚焦历史现场中的“无名”之辈
2019年10月10日 14:30

  在一众国庆献礼影片中,《我和我的祖国》以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点题,七个导演七个故事,按照时间顺序串联起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重要的历史瞬间。

  《前夜》《相遇》《夺冠》《回归》《北京你好》《白昼流星》《护航》,对应着开国大典、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中国女排三连冠、香港回归祖国、北京奥运会开幕、神舟十一号飞船着陆、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等大事件。影片的高明之处在于均选择以小人物的视角切入历史横截面。历史是无数个体日常的汇聚,集体记忆也蛰伏在无数个体记忆中,他们既经历着时代风云变幻,也承受着个人的悲欢喜乐。视角的选择给予影片历史厚重感与生活的烟火气。“我”和“我的祖国”有了亲密而真实的从属关系。

  七位导演鲜明的个人风格也体现在影片中,由于每个故事只有20多分钟的呈现时间,导演的叙事能力和细节把控决定了故事完整性和人物的立体感。七个故事有喜有悲,有南有北,有少年心事也有生死离别,有寸土必争也有拱手相让。

  相较而言,整体完成度最高的是《前夜》和《北京你好》。《前夜》戏剧冲突高度集中,层层阻碍,环环相扣,营造了典礼前夜的紧张气氛,凸显了幕后众人的艰辛,而影片最后黄渤饰演的工程师站在主席身后说明电动升旗的操作,拼接了部分真实的开国大典影像,虚实之中恍如历史重现。《北京你好》京味十足,北京奥运与汶川地震两大历史事件通过小人物际遇交集背后的无数脉脉温情和良善得以彰显,京味幽默中的情感表达舒适自然。

  悲喜剧色彩最为浓烈的是《相遇》和《夺冠》。《相遇》叙事平缓而情感张力强烈,三年未曾联系的恋人的独白倾诉衷情,与已到生命尾声的高远的故作不识、欲言又止,都是铺垫,直到车外喜庆人群队伍中漫天飞舞着刊有原子弹爆炸成功消息的报纸,高远终于摘下口罩,让女孩看见了自己的面容,两人相视一笑,死生契阔,此时无声胜有声。《夺冠》延续了徐峥一如既往的喜剧风格,将小人物置于两难情境。浓厚的沪语背景中,少年时时焦灼,却又被夺冠激情感动,不顾个人情绪与安危护佑天线,最后成为弄堂里的超级英雄。孩子的委屈和心事,在爸爸面前付于一句“我们家天线太烂了”。该片段中,孩童视角天真纯粹,但因为过分追求喜剧性效果,也让只顾看球而并不关心身边孩子安危的弄堂居民形象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回归》和《护航》是国家荣誉与个人荣誉关系的体现。前者聚焦“时间”的概念,为了让中国国旗在7月1日零点准时升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外交部的谈判中进行,150多年的分离后,回归分秒必争。对应的另一民间叙事线索是落难来港的钟表店老板和香港女警察夫妇。回归是国事也是家事,除了升旗手的庄重感,香港警察更换警徽的仪式感,还有无数像钟表店老板一样热泪盈眶的朴实无华。《护航》采用倒叙、插叙等各种方式,凸显吕潇然成长过程中的巾帼不让须眉之姿,以其孩童时期纵身一跃来表达热爱飞行则有些浮于表面。女主人公的全能素养与备飞安排成为故事矛盾的焦点,作为后备与替补,这个最常见又最易被忽略的群体在国家和集体荣誉面前的主动退让,彰显了其可贵品格。

  《白昼流星》将扶贫与航天结合,叙事逻辑较为牵强。影片摄影画面壮阔,台词也很诗意,惜乎“孩子们,那是你们的星星”该是希望的虚指,更应留下想象空间。

  采取故事连缀的结构方式,主题众多,风格各异,但都聚焦于历史现场中细微的角落,尽力发掘岁月埃尘中的人性之美,让《我和我的祖国》中有国也有我,有宏大叙事背景下的小人物情怀,展现了献礼影片不一样的创作思路与创新空间。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胡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