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青年说 | 观越剧《宴祭》:东方美学呈现人性的斑斓与晦暗
2019年12月02日 10:56

  首届中国(上海)小剧场戏曲展演暨2019第五届“戏曲·呼吸”上海小剧场戏曲节11月29日至12月5日在长江剧场举办。京、昆、越、滇、绍、豫、花灯、高甲、黄梅等九个剧种的九部小剧场戏曲作品逐一亮相。文汇特邀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多位青年学者撰写剧评,畅聊年轻人心中的小剧场戏曲。

  观越剧《宴祭》:东方美学呈现人性的斑斓与晦暗

  郭旭

  近日上海气温骤降,冬日寒风中的长江剧场门口,众多观众正等候入场。11月29日,首届中国(上海)小剧场戏曲展演暨第五届“戏曲·呼吸”上海小剧场戏曲节正式拉开帷幕,由上海越剧院在“演员邀约机制”下诞生的《宴祭》为开篇之作。戏曲节首日吸引了沪上众多戏迷,剧场红匣子内座无虚席,就连过道旁的台阶上,都挤满了排排坐的听友。

  节目手册封面上的花旦挥舞着宽大的衣袖,眼神里溢满视死如归的坚定。模糊游离的影像定格在油画般的背景上,扉页写着:东方美学,越剧神韵。

  一、《宴祭》: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五代十国时期一个遥远的边陲小国。

  月:前王女儿,国之公主。倾国倾城,明艳动人。父亲被反叛者杀害后,与母后继续侍奉当今国王。

  王:以卑劣手段获取王位的反叛者,整日饮酒作乐,极尽奢靡。觊觎月公主美色,竟欲将其纳为王后。

  雩:公子,中原公卿后裔,在公主与国王的婚礼前夕以先知的身份出现,对“纳女为妻”这样有违人伦的行为直言不讳,最终以身殉道。

  卫:侍卫,一直暗暗爱慕公主。其父被当今国王残害致死,最终未能报仇雪恨,成全爱人,自刎于月光之下。

  从角色和剧情来看,这是一出“女主”戏,三个男人围绕公主的观念变化及行动开展推进故事的发生。一旦三生的设置,有才子,有佳人,符合观众的情感期待。且三生中涉及老生与小生,更令人物多样,形象丰富。

  二、东方美学的呈现:人性的斑斓与晦暗义无反顾,殉情殒命

  作为一个公主,月是不幸的。父亲被乱贼杀害,国家归落他人手中,自己被迫坐上母亲的地位。身陷茫茫深宫,无法左右命运。为了百姓的安宁,忍辱答应封后。在认识公子雩之前,她的人生被囿于宫闱之中,身不由己。对月来说,雩是那么的闪亮。他优雅帅气,正气凛然,不屈不挠。雩身上的桀骜和勇敢是月未曾见识过的,也是她向往的、缺少的。她爱上了他。作为一个女人,月是幸运的。她的爱人心怀天下苍生,敢于揭露黑暗,可以为了道义主动赴死,心中的信仰高于生命。能爱上这样的人,能被这样的人所爱,是老天对悲情公主最大的眷顾。为了保全爱人的尊严,忍痛将其赐死。最终在《霓裳羽衣舞》曲毕之时,以剪刀结束生命,倒在爱人的尸骨边。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天下有道兮以道殉身,天下无道兮以身殉道。雩出场便是一幅逍遥自在的情状,腰间系着酒壶,犹如隐世高人。右额前的一缕长发,像极了影视剧里的花无缺。国王在大婚前邀请雩进献吉言,雩直言”背人伦、灭天理“。在国王的诘难下,佯装轻佻,视死如归。被救出,陪护公主至安全地带,毅然决然返回赴死。良知和真道的呼唤令他如此倔强,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存在于心。

  成全所爱,宁死不屈

  作为一位侍卫,卫深知自己注定只能遥望公主的一颦一笑一回眸,更何况她马上就要成为杀父仇人的王妃。同时,他对公主的无奈感同身受。同处无尽的深宫里,每日听命于杀父仇人,忍辱负重只为有朝一日报仇雪恨。在公主的央求下,卫放出牢狱中的公子雩,并揽下责任拖住王国,协助爱人逃出深宫。与王的士兵们决斗后,寡不敌众,最终报仇无望。公主与爱人双双出走的那一刻,被士兵的刀剑困住的那一刻,卫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崩塌了。他不再有希望,不再有苟活于世的信念,于是转过身,轻轻吟唱:成全所爱任远去,只剩残星独倚楼,梦醒花落无归处,便是人生好尽头。在冰冷的月夜下,将冰冷的利剑刺入喉咙。

  善恶轮回,终究有报

  从偷吃军粮,到迫害先王,以极不光明的手段一路爬到王的位置。欲望和贪念不断膨胀,将先王的王后据为己有,喜新厌旧后竟然要将公主纳为新王后,母女二人都要臣服于他。对权力的奢望,使得无数人成为他的阶下囚。沾满鲜血的双手换取的王位,也正有人虎视眈眈的觊觎着。公主在羽衣翩跹时突然引决自裁,令津津有味正在观赏的今王诧异不已。就在他上前一探究竟、毫无防备时,某一士兵趁其不备,抹了他的脖子,取代了他的地位。

  三、《宴祭》中的“呼”与“吸”

  本届小剧场戏曲节的前缀为“戏曲·呼吸”,其旨意阐释为:“呼吸”,是为突破桎梏,在“吸”收传统精华养料的基础上,“呼”出新创意、新内涵、新形式、新理念。顾名思义,吸收传统,呼出新意。

  《宴祭》中对于“吸”的把握主要体现在角色所属唱腔的传承上。公主月为傅(全香)派传人,音色柔婉唯美与清丽明亮兼而有之,高低音区衔接自然,气息十足。润腔处理圆润婉转,清新飘逸。饰演公子雩的小生为尹(桂芳)派传人,其唱腔特点是委婉缠绵,舒展流畅。在戏中,雩是一位有着贵族气质的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柔中带刚。唱腔与咬字非常契合人物性格,音调与声腔结合熨帖,加之演员英俊潇洒的扮相,令对尹派唱腔有所偏爱的戏迷听得如痴如醉。角色卫则师承范(瑞娟)派小生,唱腔音域宽广,凝重大方,沉稳有力,体现了角色本身忍辱负重、情深义重的特质。王的扮演者为张(桂凤)派传人,其唱腔特点为深沉粗犷,收放自如。润腔棱角分明,激昂奔放,体现了君王的气度。尤其是那中气十足、富有穿透力的笑声,腔体通畅,发声嘹亮。

  在“吸”入各流派传统特质之上,创排团队也“呼”出了新的气息。其肢体语言之大胆,在其他剧种的传统程式中实为少见。在雩被关入水牢之后,公主月偷偷前来营救,为了拿出钥匙,她向负责看守的卫施展魅力,故作娇媚。将纤纤玉指搭在卫的肩头,二人几乎零距离对视,踱着步子旋转,直至卫颠倒在自己的温柔碧波中,交出牢房钥匙。二人舞蹈化的争夺中,弦乐伴奏或急或切,钢琴琶音此起彼伏,将西洋乐器为我所用。唱词亦有别具一格处,雩赴死后,公主对着爱人的尸首诉衷肠,我拥有你的轻吻,你带走我的灵魂。

  四、进步空间:细腻与含蓄

  作为一个挑大梁的角色,公主月要在短短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将情感的大起大落、迂回曲折一一展露,确有难度。

  从最初被迫取代母亲地位即将成为杀父仇人的王后,这里的无奈、悲愤是敢怒不敢言。对当今国王的惧怕、对母亲的羞愧、对亡父的思念,令公主不得不应允代母为后。婚礼前公子雩的出现,给了月直击心灵的震撼。这样一位男子,以卵击石,对违背人伦的黑暗直言不讳。他像一颗星照进了公主的心里。此时月的眼睛里应该闪烁着希望,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在成功救出雩出逃时,月是欣喜的,是雀跃的。她终于可以逃出深宫,摆脱暴君的魔爪,和爱人一起向着坦荡的明天出发。当爱人将月送出深宫,自己却主动返回赴死时,她是震惊的。眼前的男子将生命的重量看得如此轻,信仰和道义才是他内心重于泰山的东西。所以后来为了保全爱人尊严,亲自将其赐死。这个时候她已经蜕变了,不再怯懦,更加勇敢。她的心也被勇气和爱填满,在赐死爱人的同时,自己也下了赴死的决心。

  公主月的情感和复杂心理层层递进、渐渐叠加,需要演员细腻的将其展现。观众对于细微的情绪变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对于矛盾的戏剧冲突有着好奇地期待。演员要做的,是用一举一动牵拉观众与之共情。几位演员都可以在情感和情绪的把握上更加细腻,为所饰演的角色撰写小传,研究人物在剧中的遭遇,追踪人物的内心活动,借由自己的身体演绎人物的灵魂。

  此外,公主在索要牢房钥匙时,对卫施以”美人计“的肢体动作,可以更加含蓄。此时月已倾心于雩,却和卫的动作过于亲密,虽然目的是救出雩。在此,创排团队可以再加斟酌,如何恰到好处地表现”为救爱人向侍卫施加美人计“的桥段。

  笔者认为,《宴祭》中各角色的情绪可以更加细腻,肢体语言可以更含蓄,于此更加体现委婉不外露的东方古典美学。

  另外,由于小剧场场地所限,道具似乎限制了演员发挥。如打斗场面略显拥挤,可以根据场地调整道具,本剧可以减少柱形道具的摆放。演员与观众过于近距离,影响整体观感。在舞台空间上适当运用留白,虚拟性的表现给予观众无限的想象,意韵更加深长。

  小剧场拥有”小、深、精、广“的特点,即小舞台、深内容、精表演、广观众。这是未来戏曲发展传承的新天地,年轻演员们可以在这里磨练技能、创作新剧、试验作品,培养艺术感知力。越剧这一剧种,因为年轻,所以拥有无限跨文化的可能。题材、唱腔、服装、道具都可以借鉴优秀的姊妹文艺形式,在越剧化的处理后成为精品。《宴祭》的首演赢得了众多戏迷的掌声与欢呼,再经细细打磨,定能更加精彩。

来源:文汇报 作者:郭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