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视听语言丰富与精神的挺拔
2021年10月14日 10:03

  经由文学、绘画、雕塑、音乐、舞蹈等艺术形式的广泛传播,抗美援朝波澜壮阔的历史早已成为几代中国人的共同记忆。尤其借助《上甘岭》《奇袭》《英雄儿女》《集结号》《我的战争》《金刚川》《跨过鸭绿江》等影视作品的影响力,中国观众对于这一历史画卷有了更为具象而深刻的观察和体悟。于此背景下,电影《长津湖》在题材开掘上的意义不言而喻,它首次以故事片样式全景式展现了长津湖战役的过程,刻画了志愿军在那场战役中的艰苦卓绝与壮烈非凡。

  《长津湖》在创作时遇到的挑战有目共睹:影片叙述视角过于宏大的话,会导致历史书写的粗疏空洞;切入角度太小的话,又容易迷失在细节和枝蔓之中。主创们的创作思路是,在粗线条的背景交代和平行展开的多线并进中,以浑厚庄严的气度描绘长津湖战役的全貌,同时聚焦于特定个体的战斗历程和命运轨迹,通过几个核心事件以点带面地折射全局,并以人物真实动人的情绪起伏和立体生动的性格特点,为观众制造共情效应和煽情效果,进而洞察历史的宏伟与精微、悲壮与昂扬。

  《长津湖》没有过多着墨于两军在战场上的厮杀,而是用了一定的篇幅去介绍战争背景,包括中南海的决策过程、美军的战略部署与行军路线,并简单刻画了几位美军高级军官。这说明,影片努力避免战争场面过多而给观众带来的视觉疲劳,希望通过这些文戏注目于更为宽广的国内外局势,体现双方政治家、军事家的不同格局与风格。不过,这部分情节内容略显仓促和潦草,与主线的比重与节奏不匹配,反而易造成叙事焦点不清、情节的呼应与完整性不够等问题。例如,影片虽然通过几个细节向观众勾勒了麦克阿瑟的狂妄、史密斯的谨慎、爱德华的急躁冒进等,但这些人物大都在影片中只有“惊鸿一瞥”的出场,缺乏更为深入的刻画,其实对于推动情节无甚帮助。

  影片中最为动人的戏份是七连连长伍千里和弟弟伍万里之间的情感交流,以及伍万里在战场上的成长之旅。影片对伍万里的刻画,虽部分细节有刻意之嫌(伍万里叛逆得毫无道理,冲动莽撞得无法无天),但人物成长的层次感非常强。影片以伍万里为中心,串联起七连的许多战士,并在人物互动中设置了一些灵动活泼、生活气息丰盈的细节,使观众能够突破宏大叙事的抽象感,近距离地感受这些历史的参与者与书写者身上的人格魅力与精神面貌,完成对战争的多维度透视、对于“英雄”的深刻理解。

  伍万里从对战争的浪漫想象到见证战争的残酷,从对杀敌的游戏化设想到直面杀戮的沉重,从对功勋的功利化追求到理解战争的目的与意义,从对英雄的偶像式崇拜到领悟战场上没有打不死的英雄,只有平凡的个体在为一个宏伟的目标前仆后继……在这种有质感、有境界的成长历程中,影片以伍万里作为一个缩影,让观众意识到志愿军战士并不是天生的英雄,也没有神祇一般的光环,他们只是一介凡人,本着保家卫国的赤诚心愿来到战场,为了一场场胜利而舍生忘死。正如七连指导员梅生所说,他们来到朝鲜战场,是为了下一代不用打仗;正如七连连长伍千里从解放战场回到家乡时,对母亲说仗都打完了时的那种如释重负,以及他对修建一座房子的执念。这样,影片既向观众展现了英雄的“进阶”之旅,同时又以亲切自然的方式对英雄进行了更接地气的审视,让观众对他们内心的憧憬与精神的挺拔感同身受。

  影片在一些场景的处理上极具水准,镜头方面追求运动的流畅和剪辑的凌厉,战斗场面的特效处理也达到很高的水准,为观众提供了极致的观影体验。影片开头,伍千里带着在战场上牺牲的大哥的骨灰回到家乡湖州时,用平缓的镜头运动,静态的构图,暖色调的光线,营造出一种诗情画意般的静谧温馨。渔舟唱晚的意境中,伍千里内心平静又忧伤,安然又超脱。只是,这种其乐融融的情景只维持了半宿,他就接到了立刻归队的命令。为了呈现湖州的湖光山色与仁川港战云密布的对比,影片使用了不同的构图方式和镜头运动方式。湖州的镜头突出静与缓,仁川港则明显使用了无人机拍摄,镜头尽量不剪辑,而是通过流畅的横移和环绕以及急推,营造一种极富动感的战场紧张感。这两个场景在影片中还有丰富的对话关系:美军的仁川登陆,粉碎了伍千里解甲归田的愿望;伍千里毫不犹豫地奔赴前线,是为了自己或下一代今后可以在家乡安享和平。

  在朝鲜战场,影片除了从美军飞机的视角表现山川的贫瘠荒凉,捕捉那种生灵涂炭的破败感,还不断俯视白雪覆盖的山林,营造出一种苍茫辽阔的诗情。但是,对于志愿军战士来说,这种严寒和缺少植被掩护的环境,却是对生存的最大考验。伍千里带领小分队在协助友军炸毁美军通信塔的战斗中,影片将场景放在一个朝鲜村庄里。这里房屋低矮,室内简陋,但又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当这个场景在夜景中成为焦土和地狱时,战争的残酷、战争对于和平生活的破坏充溢在画面之中,既能控诉美军暴行所带来的毁灭,也能激发志愿军广义上“保家卫国”的决心。

  影片充分发挥了视听语言的优势,以身临其境但又充满隐喻的方式,将观众带入不同的情绪氛围中。在不同场景的交替或平行剪辑中,影片还融注了明显的情感倾向。当志愿军在冰天雪地里潜伏,忍受寒冷和饥饿,等待攻击的命令时,美军却在热烈庆祝感恩节,尽情享用鲜美的火鸡肉和松软的面包。这种对比蒙太奇暗示了两支军队不同的处境和决心,凸显了志愿军昂扬乐观的精神气概。更令人哑然失笑又心酸动容的是,那半个在伍千里、伍万里兄弟和他们的战友雷睢生之间几经辗转的土豆,不仅见证了兄弟情深、战友之间的互相关爱,还承载了激昂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影片《长津湖》的创作不只是为了还原71年前那场惨烈悲壮的战役,其对英雄人物的刻画与伟大精神的书写是更具时代意义的。影片将志愿军战士置身于生活的烟火气息和真切的战斗场面中,使观众得以感受这些英雄身上人性人情之美,思考他们义无反顾的精神动力之源。在这些“凡俗英雄”身上,观众看到了他们心中的牵挂与向往,感念于他们的付出与牺牲,敬佩于他们不畏强敌的勇气、保家卫国的决心、战天斗地的豪情。这些英雄的光辉形象和傲然挺立的意志品质,将浩然长存于天地之间,如丰碑般矗立于中国人心中。

【关闭窗口】